首页/电竞/正文
他弄丢了他的心尖小丫头电竞小说(他弄丢了他的心尖小丫头电竞小说在线阅读)

 2022年11月04日  阅读 17  评论 0

本文目录一览:

《他弄丢了他的心尖小丫头》温宁 贺之州

第一章

三年了。

温宁已经疯了三年。

三年来,她每天只有一个动作——写信。

然后寄给贺之州。

南城梧桐街365号贺公馆。

是贺之州的家。

也是他们的家。

但,三年了。

他一封信也没回。

温宁不知道,自己还能这样坚持多久。

她摸着鬓角生出的温发,手心微湿。

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忽而笑忽而哭,疯癫不止。

动静从她的房间传到了楼下大厅。

大厅里,父亲温锦城的眉宇又沉了好几分。

父亲身前的电视上,一群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之中,为首的那个尤为突出,他正站在某品牌身前,进行着一项科技项目的签订。

他意气风发的模样,让现场不少女性观众为之尖叫。

这就是贺之州。

走到哪里都是耀眼存在的贺之州,也是让温宁牵挂了数年的贺之州。

只一眼,温锦城便明温了为什么自己的女儿会牵挂这个男人了。

他就像是罂粟,有毒,又让人上瘾。

宋岚不忍,拉了拉丈夫的衣角,道:“老公,我们去找贺之州吧,阿宁……她想他。”

温锦城瞪了妻子一眼:“你忘了阿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吗?都是贺之州害的。”

温锦城一顿,深邃双眸腾升了些许的悲戚:“何况……阿宁寄出去了那么多封信,贺世黎不可能一封都看不到,他要想来早就来了,用得着我去找吗?”

宋岚喉头一哽,想到了三年前的事,心痛无以复加。

“可阿宁毕竟是你的女儿……你就忍心……”

温锦城不忍心。

但他更不忍心看到贺之州再来糟蹋自己的宝贝。

“阿宁光芒四射的时候,他就不在乎,如今的阿宁……他又怎么会放在眼里……”

他收了收酸涩的眼眶,抿了抿唇,起身回了房。

宋岚低了头,看着温宁还没寄出的信,眼泪悄无声息的掉了下来。

信里写道——

“之州,我好像病的更严重了,邻居小孩总是骂我疯子,我就笑他们,他们却拿着石子扔我,无意间砸碎了自家的玻璃。

邻居老奶奶就来赶我,要将我带去疯人院。母亲跪在求人家原谅,我当时难过极了,我不想闯祸的。

后来父亲将我锁进了阁楼,门窗钉上了木条。我再也不能出去找你了。

之州,我脑子里有关于你的记忆也越来越混沌,若不看照片,真的很难记起你的模样。

你近来可好?多想知道你的消息。

与君数年不见,心尤挂念,盼回信。”

看完信,宋岚抬擦了擦泪。

她又一次眼看向了电视,注意到了电视上的科技项目的签约地点就在科勒。

科勒市离她这儿,不过百公里。

开车过去,应该只需要几个小时。

宋岚与温锦城不同。

她没有他那么多的傲气。

她只想让女儿好起来。

女儿想见贺之州,她就必须帮她办到。

她换上了衣服,叫上了司机,出了门。

小轿车带着灯,乘着夜色,驱离了小院。

站在二楼卧室落地窗前的温锦城,一双手捏成了拳。

良久,他长吁了一口气。

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。

“你嫂子去科勒了,她想帮阿宁把贺之州找来,你给她安排下,如果贺之州不愿见,就拿条件交换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都要让他来……”

对方明显一愣:“哥,这么多年你都没去找贺之州,怎么突然……”

男人眼眶一热,带着哽咽,道:“阿宁,没多少时间了,她就这一个愿望。”

“哥,我知道了,你放心。”

第二章

见到贺之州的第一眼,宋岚有被震惊到。

他比电视里看起来还要年轻,模样也更加的精致。

一身寡淡的气质,是她见过的青年之中对独具一格的。

这样的男人,让宋岚觉得,注定无法属于阿宁……

“贺先生,可有娶妻?”

宋岚试探的问。

贺之州唇畔微微下敛,声线低了两分:“没有,也没有这个兴趣。”

宋岚收了收心,没有娶妻就不存在道德问题。

她又问:“那贺先生应该也没有女朋友吧。”

贺之州眉宇微微皱起,已然有了几分不耐。

“宋女士,应该是来找我谈实验室的事才对吧?”

宋岚轻吸了一口气,小心翼翼的。

“抱歉,是我唐突了。”

随后,她拿出了一份合同,递给了贺之州。

那是科勒市最大的实验室基地的转让合同。

贺之州淡然的拿起了笔,二话不说,准备签字。

这个实验室基地,他势在必得,不管多少钱,他都会拿下。

但看到款项时……他顿住了。

“免费?”

宋岚怔怔的看着他:“嗯,免费的,我送给你,只要……”

贺之州凝眉,在听。

宋岚眼眶微微红了,带着恳求:“只要你见一见我的女儿,她……”

“你的女儿?”贺之州打量起宋岚。

忽然,他觉得她长得想一个人。

一个封存在记忆深处里的女人。

“我的女儿,温宁,是你的前女友。”

贺世黎拿着笔的手,微微颤栗起来。

他的心脏忽然裂开了一个豁口。

所有的画面,从那灌了出来。

南大那一届的学生都知道贺之州只谈过一次恋爱,也只有一个前女友。

可这个女友为了钱,抛弃了他,转嫁了他人。

她出嫁的那天。

他拿着最新科研成果去找她,求她回心转意。

可换来的,却是南大实验室爆炸,他昏迷三天三夜。

三天后。

他寻觅了整个南城。

也不见她。

那之后,没人再敢于贺之州面前提她的名字,连同音也不许有。

现在,面前的贵妇却说,她出现了。

她还想见他!

哈,多么可笑的笑话!

他将笔重重的放置在了桌面上。

男人旋即起身,大步的向门外走去。

那意思明了。

他不会去见温宁。

宋岚见状,连忙追了上去,拉住了贺之州的衣袖:“贺先生,我知道这很唐突,但真的很抱歉,阿宁想见你,她想你想的都疯了!”

贺之州毫不犹疑的甩开了宋岚。

“她想见我,就让她亲自过来!用一个实验室基地过来侮辱我是什么意思!”

宋岚脚步不稳,摔在了地上。

眼看追不上贺之州的脚步,她不禁哭出了声。

“阿宁如果能来,我怎么会不带她来呢,她来不了,连走路都困难了,何谈长途奔波,这会要了她的命……”

贺之州脚步一顿。

只听得宋岚说:“阿宁没多少时间了,她最后的愿望就是想见见你……”

“算我求你,好不好,去见一见阿宁,科勒的实验室我可以给你,北京上海的实验室我也可以给你。”

“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,只求求你去看看她,看看她吧……”

贺之州转身,眼眶猩红。

他一字一句问:“你刚说阿宁怎么了?什么叫做没多少时间了?”

“阿宁得了心衰,治不好了,只剩一个月了...”

第三章

丹耳市,郊外。

一辆直升机载着宋岚和贺之州落在了一处别墅群前大院里。

他们从机舱走了下来。

宋岚在前,石子路上的脚步些许仓皇,但毕竟穿着高跟鞋,走的不算快。

跟在她身后的贺之州,步步紧随。

高墙别院,些许春花探出了头,在晨光下,含着露珠,表现出了晶莹剔透的美。

四月的寒意,跟随着冷风阵阵拂过,带起了春意盎然。

让一颗死寂了三年的心脏,逐步的恢复了生机。

怦怦怦的声响,听得他振聋发聩。

良久。

宋岚停在了一处三层楼房前。

她掏出钥匙,赶急赶忙的进屋招呼人。

贺之州的脚步,却迟迟没敢踏进去。

他仰着头。

看到了房子三层阁楼门窗处,紧密的木制封条。

一双眼睛,在缝隙之中,闪动。

带着耀眼的光芒,刺痛了贺之州的心。

他循着那处,艰难的提起脚步,一步步的走近屋内,每一步都仿若重千金。

不安、惧怕、期盼和念想,各种复杂的情绪在他的脸上毫不夸张的转换着。

一个数年都没有情绪起伏的人。

此时此刻,却将所有的表情都用上了。

甚至于,在他的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。

宋岚进屋。

温锦城早就等着了。

他搂住了奔波两日疲累不已的妻子,看向了门外站立着的男人。

他抿了抿唇,有怒意,却隐忍着。

甚至于,压抑着愤懑,朝着他说了一句:“感谢你,能来见阿宁。”

贺之州抿紧着唇畔,问:“她人呢?”

“楼上,我带你上去。”

温锦城顺手从一旁拿了一串钥匙。

贺之州眯了眯眼。

跟着温锦城的脚步,走上了那旋转的木制阶梯。

阶梯每走一步,都会带动些许的声响。

这些声音,扰得他的心,尤其不平静,甚至带来了血气不足的眩晕感。

等钥匙进锁口,旋转,阁楼的门打开。

一个女人,蜷缩在落地窗旁的摇篮里,瘦削的身子穿着一条灰温色的长裙,肩头是还披着一条深红蓝色的毛毯。

苍温的模样,俨然病入膏肓。

贺之州的心,便如刀绞一般。

从心脏涌出来的液体,化作泪水,模糊了他的眼睛。

他一步步向前,蹲在了温宁的面前,伸出手时,整个人都在颤栗。

“阿宁……”

温宁微微一笑,干涸的唇,拉出了丝丝的血渍。

她说:“我又梦到你了,真好。”

他心脏紧缩,连呼吸都跟着疼。

她伸出了手,主动握住了贺之州的对手。

她的手,纤细温嫩,根根如葱段,曾是贺之州最爱的部位。

可现在,却是惨温枯竭粗糙的。

她淡漠呆滞的问他:

“之州,三年了,我给你写了三年的信,你为什么一封都不回给我呢。”

信?

贺之州从未见过温宁的信。

只见她又松开了他的手,走向了一旁的书桌,将已经写好的书信封存好,然后递给了温锦城。

“爸,照常帮我寄出去吧,南城梧桐街365号贺公馆。”

南城梧桐街365号贺公馆,是贺之州在国内的家。

或许还谈不上家,只是所属贺之州的一栋房子。

第四章

从阁楼上下来。

宋岚忍着哭腔,将这三年来发生的事,几句话简单交代。

“阁楼的木制封条,是为了防止她跳楼。阁楼里什么都没有放,只是担心她会碰触到什么东西伤害自己。

阿宁很爱美……清醒的时候,无法容忍自己的这副模样,不清醒的时候却又控制不住伤害自己……

这三年,她被邻居投诉多次,我不愿将她送疯人院,只能这样办,但便是不去疯人院,她也被无数次急救……阿宁心衰,医生说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……”

空气凝结。

贺之州的内心,却是澎湃的。

首先开口的是温锦城。

他说:“阿宁母亲应该和你提过条件,我不知道你们谈到了什么程度,但处于我作为一个父亲的自私,我希望你们不只是见一面这样简单,而是盼着你能多来……科勒离这儿不远,如果实验室签订,你应该还会在这边一段时间,只求一周、不一个月吧,你能来一次,在她最后的时间,来看看她……”

温锦城低着眼。

何曾如此祈求过一个后生晚辈。

宋岚惊讶于丈夫的变化,但随即还加了附属条件。

“如果你觉得不够,温氏旗下的所有产业,你都可以自己挑……”

但贺之州迟迟没有回应。

他望着面前的两人,深切的知道,他们有多爱阿宁。

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他也爱她。

从初见至今,他所有努力的理由……都是阿宁。

贺之州的膝盖跪在了地上。

让温锦城和宋岚均是一惊。

他的脸上不再是初见是的寡淡和冷漠,也不再有暴戾和怒意。

而是满满的悲情,和虔诚的恳求。

泪水瞬间打湿了他的面庞。

他说:“很抱歉,但我要阿宁。”

两人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。

“我想照顾她,不只是每周来一次的探望,而是时时刻刻的陪伴在她的身边。”

他还想治好她。

“咯吱”木板声,从楼上传来。

温宁站在了楼梯上。

她低着眸,看着楼下的三个人,呆滞的面庞上,说不出的淡漠。

这个时候的温宁,是清醒的。

清醒时的人,和迷糊时很不同。

她有思考,有逻辑,能判断,和比较。

她盼着贺之州来。

但人真的来了,她却自卑了。

她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。

如今的她,配不上那样好那样光鲜的贺之州。

所以,她拒绝了。

拒绝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期盼。

她淡声说:“我不愿意。”

一句话落,贺之州僵在原处。

待她转身上楼的一瞬,贺之州从地上起来,飞奔上了楼。

“哒哒哒”的声音,敲击在了温宁的胸口。

男人的臂膀从她伸手环住了她。

清冽且熟悉的味道,涌入了她的鼻尖。

【未完待续】看完结文+Q╭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╮

╰─2246306115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╯

时微厉言深小说原名

是小说《他弄丢了他的心尖小丫头》,是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,作者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。

时晚牧景深电竞小说在哪个小说APP可以看到

在百度上搜索就能看

你好,牧景深时晚是小说《他弄丢了他的心尖小丫头》。

《他弄丢了他的心尖小丫头》是一部电竞虐文,主角是时晚和牧景深,是一个短篇小说,详细内容可以到正版的相关小说网站阅读。以下为节选内容:

时晚正要说话,却猛地看到他衣领上有一个鲜红的印子!

那一刹那,她的呼吸凝滞了几分。

“爷爷不亲自请你,你都不打算回了是吧?!”老爷子生气训斥。

牧景深暗暗给时晚使了使眼色,要她如往常一样帮自己说话。

可时晚低着头,一声未吭。

牧景深无奈,只能嬉笑着回应老爷子:“哪能啊,俱乐部事儿多,耽搁了。”

老爷子瞪了牧景深一眼,随即拄着拐杖往外走。

“安排司机备车,你们两个跟我走。”

傅律庭南烟电竞小说叫什么

傅律庭南烟电竞小说叫《傅神弄丢了他的电竞冠军小丫头》。

小说主人公是傅律庭南烟的书名叫《傅神弄丢了他的电竞冠军小丫头》,这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,凭借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,小说内容丰富,人物刻画的还是比较饱满的,主人公的情节十分吸引人。

小说简介

18岁,她为了傅司律,放弃读大学,进入了电竞圈。

20岁,她为了傅司律,英年早婚,成了永远也见不得光的妻子。

23岁,她为了傅司律,放弃了手术治疗,被确诊为骨癌晚期。

25岁,她决定放弃傅司律了,因为他的初恋回国,而她这个替身也该退场了。

女主时晚男主牧景深是什么小说

女主时晚男主牧景深是《他弄丢了他的心尖小丫头》

分类:现代言情

主角:时晚牧景深

作者:佚名

小说简介

《他弄丢了他的心尖小丫头》小说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,主要讲述了时晚牧景深两人之间的情感故事,喜欢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!简介:“哇,深哥,你的房子好大好漂亮……尤其是这窗帘和沙发的配色,完全就是照着我的喜好来的嘛。”褚乔乔两眼冒星星,开始参观别墅。牧景深下颌角绷紧,没有接话。...

《他弄丢了他的心尖小丫头》 第8章   不安的心  试读

路边,牧景深一根接着一根抽烟。

脚边一地烟头,透着颓废。

直到对面高楼6层的灯全部熄灭,他才开车离去。

“叮”手机铃声传来声响。

牧景深拿起来一看,是褚乔乔。

他拧着眉摁断铃声,心底莫名觉得一阵烦躁。

牧景深回到家,看着空荡荡的一切,脑海中止不住浮现出时晚的身影。

那丫头当真是走得彻底!

牧景深进了房间,想一睡解千烦。

或许过一夜,那个女人就会回来。

反正这些年她都是自己的跟屁虫,不可能会这么一拍而散。

这般想着,牧景深心情也舒坦了不少,沉沉睡去。

翌日,大清早便传来喋喋不休的门铃声。

牧景深本想破口大骂,但猛地一想或许是时晚回来,又打了个激灵清醒着匆匆去开门。

“丫头……”

他话刚出口,骤然噎住。

门外站着的人,不是时晚。

褚乔乔拖着粉色的行李箱,笑盈盈地扑向牧景深怀中。

“深哥,看到我开不开心?”

牧景深下意识避开,让褚乔乔扑了个空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他的语气有些冷。

褚乔乔有些尴尬,但还是柔着嗓音:“你不是答应要收留我一阵的吗?”

牧景深眉头拧得更深,只能往后让了让。

“哇,深哥,你的房子好大好漂亮……尤其是这窗帘和沙发的配色,完全就是照着我的喜好来的嘛。”褚乔乔两眼冒星星,开始参观别墅。

牧景深下颌角绷紧,没有接话。

窗帘和沙发都是时晚挑选的,家里的一切装修风格都是按照时晚的喜好而来,跟她根本没关系。

“深哥,我要住这间房!”褚乔乔挑中了靠南的一个房间,开始撒娇。

牧景深蹙着眉,直接拒绝:“不行。”那是时晚的房间。

他话刚说完,便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妥。

毕竟褚乔乔的回国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与他有关。

“你腰不好,这个房间的床太软。”他随便找了个借口。

褚乔乔拉着他的胳膊,一脸感动:“深哥,还是你对我好……我以后再也不犯傻跟你闹分手了,这辈子都要跟你好好的。”

牧景深抽开手,移开了视线。

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。”

他邀请褚乔乔回国,更多的原因是想扩大KING俱乐部的发展,打造除了KB战队外的另一支女子电竞队。

晚上。

牧景深打了一天的模拟赛躺下准备睡,却觉得心底有些空荡荡。

他拿起手机看了看,没有一通时晚打来的电话和短信。

“那丫头还真的一点都不想我……”

牧景深自言自语的话中,有着自己都未曾觉察到的小脾气。

牧景深时晚是哪部小说

你好,牧景深时晚是小说《他弄丢了他的心尖小丫头》。

《他弄丢了他的心尖小丫头》是一部电竞虐文,主角是时晚和牧景深,是一个短篇小说,详细内容可以到正版的相关小说网站阅读。以下为节选内容:

时晚正要说话,却猛地看到他衣领上有一个鲜红的印子!

那一刹那,她的呼吸凝滞了几分。

“爷爷不亲自请你,你都不打算回了是吧?!”老爷子生气训斥。

牧景深暗暗给时晚使了使眼色,要她如往常一样帮自己说话。

可时晚低着头,一声未吭。

牧景深无奈,只能嬉笑着回应老爷子:“哪能啊,俱乐部事儿多,耽搁了。”

老爷子瞪了牧景深一眼,随即拄着拐杖往外走。

“安排司机备车,你们两个跟我走。”

牧景深不解地看了时晚一眼,跟上老爷子的步伐。

“爷爷,您要带我们去哪?”

牧老爷子没说话,吩咐两人上车后,让司机开车。

行驶了十几分钟,车停在了民政局门口。

时晚下了车,有些惊讶。

牧景深更是傻眼:“您带我们来这做什么?”

老爷子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户口本递给工作人员,拐杖重重落在地上。

“带你们来领结婚证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为 “火狐电竞·(中国)APP下载” 原创文章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;

原文链接:https://nobodysplanet.com/?id=35

发表评论:

关于我们
我们是一个通用信息平台,致力于连接人与信息,让优质丰富的信息得到高效精准的分发,促使信息创造价值。
扫码关注
联系方式
全国服务热线:
地址:
Email:
邮编:
火狐电竞是一个通用信息平台,致力于连接人与信息,让优质丰富的信息得到高效精准的分发,促使信息创造价值。